苍难吟—要高考啦

乾坤万里内,莫见容身畔。
《逃难》

一些摸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开车…
私心打上琴的tag
其实全部是子美,只是有私设

李杜 有灵

有灵
☞李白在幕后,这里主要是子美和工部琴
☞私心打了琴的tag
☞这个李白不太渣

那是一把好看的琴。
  杜甫几乎在看见它的第一眼就动心了。他伸出枯瘦的手去轻抚琴弦,上面积了厚厚的尘灰。
  他心疼地用衣袖仔细擦去。店家见他短褐穿结,只皱眉,又见他乞求般的眼神,叹了口气,取下琴用粗布包好交给他。轻轻道,
  “乱世里,它也不容易,好好待着。
  “我一辈子卖琴,这么好看的,还是第一把。”
  “…那店家…”杜甫伸手入囊中,却是空空如也。
  店家止住他的动作,摸了摸琴上的粗布,缓缓道,“你也小心,物极必妖,我收到它的时候,那主人家只道有鬼…人也是疯癫的样子,但也不忍毁了它…”
  杜甫点头,将琴抱得紧了些。
  也许不是妖,而是灵呢?他想。这把琴本就是钟天下之灵秀啊。
  ……
  梦里有一曲高山流水,杜甫起身向外走去。只见庭院里,芍药开得正身高,青年端坐其间,正在抚琴。
  他似乎听见响动,转头望了杜甫一眼,想受惊的小兽,化作清风,倏忽难寻。只余泠泠琴音在月光下,芍药里。
  杜甫揉眼,只道是自己累昏了头,怎么将琴落在芍药里,想来有什么小动物拂了几下吧。他走过去拾起来,仔细擦拭之后小心放回书房,未见以为身形单薄的青年躲在芍药栏边偷偷看他,眼睛深邃如幽潭。
  ……
  好容易偷闲半日,杜甫把琴抱到院里晒太阳,自己拨弄了两声,回忆起梦里的高山流水,却只是断续几声,不成曲调。他叹口气,自己纵有高山流水又有谁来和呢?
  那人又在哪里呢?只愿魂魄能随着琴音,渡过万千坎坷寻到他的惊鸿片羽吧。
  想着,杜甫忽然感到一只冰凉的手按在自己手上。他凝神一看,那手苍白又纤细,但却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极其好看。他心里一惊,又痴想着,该不会是他派来的仙使吧?是他要邀自己一聚?
  可他又怎么记得自己呢?
  “这里弹错了。”
  他顺着手看上去。一位面容清秀的青年皱着眉看他。那少年身披裘毛鹤氅,面有病容却并不娇弱。
  他收回弹琴的手,自嘲一笑。
  “小友,可是太白派来的仙使?”
  “谁是太白?”少年屈膝跪坐琴前,并不看他,“你这里弹错了。”
  “那小友…”杜甫眼中的失望几乎要溢出来,那青年不忍,侧身看他。
  “我是鬼,他们说我是琴鬼。
  “我不认识太白。
  “你不要伤心了,我可以教你很多曲子,我也想教他们的…但看见我的人都疯了。”
  “…”
  青年说了许多,喘着气,脸上泛红。不停地喃喃着,“我是鬼。”
  杜甫见他失魂落魄,明明和宗文一般年纪却百病缠身,他怜惜地向他笑了笑,“你不是鬼,你是灵。”
  “灵?”
  他爱惜地摸着琴首繁复精致的花纹浮雕,缓缓道,“你会弹许多曲子,又无心害人,可见一定是这琴的灵,是最纯洁无害的…疯了的人…大概只是…将魂交予你了。”
  “交予我?”
  杜甫愣了一下,“大约是…要你将魂魄和琴音,寄予相思人吧。”
  “那你没疯,是不用我帮你吗?”
  杜甫沉吟许久,终于扯开嘴角,似笑非笑道。
  “对…不用…
  “我不入相思门。”
  他说着流下泪来。
  “我亦不知…相思苦。”
  琴灵忙用袖子去擦那浑浊的泪,沾湿了大片袍角,可怎么也擦不尽了。
                                  TBC.
脑洞小记:工部是一把琴中剑,剑是青莲。工部自从青莲被人拿走就失忆了,但隐约能感觉到青莲的状况。
李白暗中让工部到了子美手里,是想借工部保护他。
李白拿走了青莲,最后斗蛟龙之时坠潭而亡,青莲亦不知踪影。
  喂食 @贺闲川

 

肝到子美,开心到飞天,赶紧摸鱼摸鱼,全部是他,刘海怎么了我也不知道。
p2是奇怪play
语无伦次(话说这cp怎么打tag

李杜 肚子美

☞历史课上由老师的浮夸演技而来的脑洞
☞这是个金毛太白(傻)
☞戏言无忌,愿君一喜。

  李白蹭在杜甫身上,像只巨大的金毛。
  金毛慢慢蹭到他的肚子上,慢吞吞地汪了一声。满足极了。
  “太白…别…别蹭了,痒…”
  “恩?”李白微微掀起他的单衣,凑了半个头进去。
  “子美~”
  “恩…哈哈哈哈别动,好痒!”杜甫一伸手揪住李白的后领,要把他拉出来。
  “杜子美~”
  李白被拉出来,一脸无辜的看他。
  “你今天蹭我肚子干嘛。超痒的。”
  “…因为你是杜子美啊。”
  “???”
  李白顿了顿,凑近他的耳垂,手不老实地伸进平坦而紧致的腹部,手指小小的滑动,逗得杜甫浑身激灵。
  “你,肚子,很美啊。”
  “…”
 
  “李白!今晚上找高适睡去吧!”
 
  “诶诶诶小子美啊。”李白在门外趴着,像只汪汪叫的大狗。
  “我…那个…可是真的很漂亮嘛。”
 
  杜甫蹲在门背后,从脖子红到耳尖。蜷在一起,腹部还残留着那人的余温。
 
  “杜子美你不开门我就真找高适睡去了!”
  没动静。
  “那好,”李白挑挑眉,玩味一笑。“我找汪伦去。”
  门开了。
  “进来。”
  李白一个闪身进去,搂住他又亲又摸。
  像个傻子。
  可我就喜欢这傻子啊。
  杜甫无奈地想。

  喂食 @贺闲川

祝君

祝你,我祝你,山河无疆,命有终时。
祝你,我祝你,四海无垠,猛士离德。
刘季,我祝你这个懦夫,怕我一世,记我三生。

刘季,来世不见。

一点邦信吧…不打tag了。爽一爽。

元白 电码

☞一个现代小短篇
☞亲情艾特 @贺闲川
☞凑足三条

电码
  元稹悄悄用食指点他的手心,长短不一,有节奏的轻重缓急。
  他一遍一遍重复,白居易手心痒痒的,手指微微蜷缩,耳根通红。
  他想抽出手去,却被人一把拉进怀里。
  那人在他眉尖,后颈,耳边,轻敲起那节奏,最后停在心口,一遍又一遍。
  十指连心。
  可别忘了。他说。
  于是那年的大雪里,白居易在白色的世界找到白色的他。他跪在十字墓碑前,额头抵着冰凉的石料,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敲击。声音清脆而悦耳。
  他在风雪中闭着眼,神情肃然,像虔诚的圣徒。
  十指连心。
  我没有忘,他说,我没忘呢,微之,我一直放在心上。
  于是你也一直在我心上。

  元微之敲的是莫斯电码,我爱你。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最近的各种摸鱼
p1同学给写的题目(其实是番外)超开心
p2兔设定的子美 狐狸设定太白(要催粮去这里 @贺闲川 )
p3一条小鱼
p4王耀杜甫 我的小脑洞
p5~6意义不明的近代耀(是的,复习社会生活中山装的含义的时候摸了鱼
p7我澄 动画 ooc严重
p8孔雀设定子寿(张九龄)
p9摸鱼金玲儿
p10我脑公无误 河兔兔

半吊子写手的死鱼画手路
原来tag有限制的吗????

李杜车 空中说

以后的空中书番外都是这个名字哦
是这个人催出来的 @贺闲川
她超厉害!!!(商业互吹
见评论一楼
爱你们,笔芯
@✿荊棘神殿✿ 大大换口粮呗。
想要评论QAQ

诶呀子美!

滥竽:

反色遮丑真是强!(在说什么

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超可爱!!! @贺闲川

VVar:

解梗:1阿轲记忆力变差:原作失忆梗

          2玄策想染发:家有儿女流星梗

          3云妹的黑历史:嘻哈天王freestyle

        

 

 

我还活着!

lof发图原来还有限制的,TAG也有限制.....那就不打了!随缘吧!

因为接下来有事情不能碰电脑,提前发一下,提前祝教师节快乐~

OOC有,部分参考来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