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余咕咕咕咕咕

是个沙雕甜文写手
我cp东泽泽!!!怎么样!羡慕吧!
本命李杜 杂食
头像@东泽泽!
封面是老照片

乾坤万里内,莫见容身畔。
《逃难》

没人能够逃脱哲学大师王境泽的理论

“我不可能成为漫威女孩”

“真香”


连刷两部太爽了,我还要看!!!


我画的不像也不好但是!!!
我请大家都去看!这该死的爱情!!
这该死的苏的要命的外星生物!!
不说了我去补漫画了!!

贱卖文手,写字博主,画手(不)啦
救命救救我,飞速交稿!!
价格可刀!有意私戳1553685141

【李杜】棱角

复健

我现在写啥都一股子原创味好烦

很ooc雷文选手上线,我本来是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子美 一个不跟着李白你说啥就是啥的nc粉杜甫

一个酷哥

你都能看到这里了真的谢谢,那你继续看吧
————————————————————————

被绿是什么感觉,其实杜甫早就有过心理准备。

喜欢上一个风流的人很正常,也很符合他的性格,他也曾经是一个相似的人,但爱磨平了他的棱角。

而他不知道他爱的人,是喜欢他的棱角还是此时留下来光滑细腻的心。本来是应该想一下的,应该伤心一番的,但他突然不愿意了。

各自别过,各自安好。

毕竟喜欢的人是李白。如果他不风流倜傥,自己也不会和他遇见。

李白在厕所用冷水洗了把脸,他拿出口袋里的薄荷糖,又仔细看了看自己脸上的红晕——很好,不会露馅。他打算回去,回哪个人的家呢,却还要一番思量。

不如去杜二甫那里吧,他还记得那个人在自己身边时的温顺,他想,就算杜甫发现了,也不会怪罪他。

杜甫的确还没睡,一盏昏黄的灯亮着,李白开门走进去,“杜二甫,我回来了。”

杜甫手上举着单反,转头对着他咔嚓照了几张。

“这里光线不好啊。怎么……突然开始摄影了?”李白似乎是被一瞬间的闪光刺激了,他偏头过去,嘴角的笑还没收起。

那笑意满是烟酒味道。

杜甫把单反放进自己的行李箱,站起来:

“整天喝酒,开趴,你是为了谁?”

李白不解其意,也或许是醉了酒,晕沉着要把手搭在杜甫肩上。

“杜二甫,吃醋啦?”

杜甫沉默了一会,甩开他的手,“喝酒了。”

“李白,这房子这个月的租金我已经交了,之后不要再来这里住,我走了。”

李白如梦方醒:“你要走?!你怎么要走?你不爱我了吗!!”

杜甫看着他失态地坐在床边,无法说谎。他摇摇头:“我爱啊。”

“那你为什么要走??”

这真不是个好话题,杜甫想。被绿了为什么不能走?爱情只是磨平了他的棱角,可这番敲打和历练之后,不又长出硬骨了吗?

他这才知道,他爱的是这个人,而不是他的风流。

杜甫慢慢地开口。

“李白,我不是没有脾气,我只是不对你发脾气。”

“我知道我被绿了。对不起,我的价值观不允许我原谅。我如果原谅,你会把我怎么看?”

李白急切地:“当然是……”

杜甫抢白:“宝贝?”他轻笑一声,看李白呆滞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李白,这毕竟是本能反应,你说过多少次又对多少人说过才能这么熟练呢?”

“我不是你的所属品,我是我自己。”

杜甫说完觉得轻松多了,他拎着箱子走出去,站在电梯里才想起来,原来自己是觉得两人以后必定不会走到同一条道上,所以才不愿意原谅这必定失败的爱情。

他们太过相似,又在内里有完全不同的内核。他们是一对镜面。

杜甫走出去天上就开始下雨,他朝前走着,直到打了车,那个人也没出来。

他看着相机里男人拥吻着某某,闭上眼。

有多少某某,他不知道。

也不必知道了。

李白坐在床上,他摸着床单,没有温度。他有些恍惚,不是之前都好好的吗?杜甫是个那么温柔的人。他怎么会这样走了呢?

他的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支离破碎的场景,他想起他刚遇见杜甫时,那人意气风发,锐利得有些刻薄。是他把他磨平,磨成他喜欢的样子。

却没有想到这是不是杜甫喜欢的样子。

杜甫可以为了他李白而改变自己,他李白却秉承自我,“追求本心”,还是那个风流浪子。他认为杜甫不会在意。

可是杜甫为什么不会呢?

李白,你凭什么要一个人因为爱而彻彻底底背离自己的原则。

他想了想,他是错了。

李白站起来,慌张地跑到门口,听见一声鸣笛。他又跑到窗台,看见瓢泼大雨。

杜甫拎着行李坐进一辆出租车。

他想喊他等一等,他知道错了。

杜甫全身湿着,独自拎行李上了车,车窗没有摇下来,李白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头看一眼。

也许有,也许没有。总之都是他不可能去查证的了。

杜甫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房子住。虽然位置在郊区,内部装饰也不如以前豪华,好在环境不错,安静,还有条小溪在门口流过。

他很喜欢。

他就在这时候接到了李白的讯息。

那个人说他做了梦,梦见他们初见那天,杜甫穿着一身汉服站在柳树下面对着他笑,特别甜的笑。

杜甫这才想起来,那时他在学校当汉服社社长,社团招新遇见了凑热闹的研究生李白。就这么磕磕跘跘,他的初恋和这个人一起八年,最后结束在最初的时候。

果然是当时寻常,后来却不敢细思量。

李白的故事快要说完,他终于哑着嗓子问:

“杜二甫,我们不如从头来过。”

杜甫沉默了,他的青春已经折耗给李白了,他花不起这么高昂的代价。

他还想他,还爱他,但是不能再陪他了。

他毕竟和李白是不一样的人,他要娶妻生子,要生活,李白不用,他就是仙人,来这里裹一裹红尘气,又得回天上去。

原来这就是区别。他杜甫肉体凡胎,高攀不起。

他没说话,挂了李白的讯息。后来他换了卡,但以前的卡还没丢,说不得是忘了,还是记着,所以舍不得扔。

他的棱角又长出来了。

后来听说李白跳河了,也许是压力太重,也许只是喝酒多了失足坠水。杜甫没去想这么多,他烧掉了自己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诗笺。

我还爱你,但你听与不听,你爱与不爱,却与我无关了。

请大家认识一下我,一个蹭墨魂热度的博主
咕咕咕咕咕
我错辽我去写文
@雪扇贝 你老公

@贺闲川

余闲StuVe:

余闲篆刻基础第3期即将开课啦,

前两期学员棒棒的~亲手刻印的感觉非常好!

想get新技能的可以报名了!

转发此条lof并艾特一名好友❤️

周五晚抽奖一名免学费/一名学费半价

蹲一个,如果抽了我就原po点梗写文开车都行!我,脸皮不要,肝,不要。

我要欧洲的庇护?


苏旧忆:

我找太太约了剑琴的图,回头做成明信片啊周边什么的,搞搞转发抽奖吧?

我自掏腰包为爱发电。

哭了,我球球大家来磕剑琴,我不想吃自己了,我想吃太太们的粮呜呜呜呜



【李杜】怕听骊歌奏

我写的差,请大家一定看戏文!所以放在最前面!

杜:齐歌鲁酒,秉烛夜游,良晤知音,夫复何求?

李:凤凰高飞,千仞未休,他日相逢,共约帝王州,同醉望月、齐云、落星楼

杜:相隔路远何日再会莫说感受

李:唯藉一杯与君消去万缕愁

杜:惆怅满胸送别良俦

李:掩耳怕听骊歌奏

杜:关山泗水碧空流,日暮易生愁,芦笛催离泪满襟袖,屐齿齐梁长相记,诗诗赋赋歌歌一载唱共酬,幸得能与君结良俦,情投

李:各东西,闲云任去留,藉风风雪雪花花月月舞剑送别愁,冀盼有朝再会时候

——(粤曲)《石门道别》李白、杜甫

酒不醉人。

他们从路上分别,总是要奔赴各自的未来的。这样齐梁快意的日子,李白想以后总是有的。他于是干了这杯酒,骑上一匹白马,去望遥远的山色海天。

“你想去哪里?”

少年笑着,骑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朝他微微偏头,“这世间何处不想去?”

“何处都想去。”

后来他那么累,那么困倦,竟然将步子拘于那一片小小的菜畦,那一间破败的茅草屋。偶尔顺着浣花溪走走,看见邻家的花枝垂下亲吻水面,燕子和鸥鸟从天上飞过去,他也会惊喜地研磨,提笔要写点什么。

却突然顿住了。

墨水凝做一团,他仔细看。

原来是干掉的血。

少年被什么杀死了?

诗文和酒是杀手吗?期盼着的是少年,远远地呼唤着的是少年,他说,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李白笑他,怎的这般傻。我不是早早便允诺了吗?

“石门开时。”

可少年毕竟是被谋杀了。他没有再回去,心比身体先一步衰老。石门还未开,他便再也登不上泰山了。

即使能登上去又能怎么样呢?

能看见青青未了的齐鲁大地吗?

可那不是已经被磨碎的白骨和枯竭的血染成深褐色了吗?

他们最终只在饭颗山头见了一面。

李白看见他,实实在在地老了,瘦了。而杜甫看着眼前的人,只觉得朦胧的雾障了目。李白离他越来越远,几乎要乘鹤归去,他慌了,追过去——

而路上竟无半个人影。

戏赠而已。玩笑而已。

“何日再有相会时候?”

“再约帝王州。

同醉望月,齐云,落星楼。”

我请大家一定去听!酷狗上有!!我看哭了!!!呜呜呜呜呜😭

【无双】线条填色游戏 上

  李问的画是黑白的。

  繁复的线条,层叠着交错着。他的眼睛由黑色丝线缠绕,旁人只看见他眼镜背后唯唯诺诺的线条。

  他藏在黑白之后,他隐匿内心。


  吴复生的烟卷被点燃了。他看着手上的绿色钞票卷曲起来,快要烧到手指的时候他抖抖指尖。

  “鑫叔,这次还不够细。”

  火焰是红色的,钞票是绿色的。钞票上绿色的字迹转动过折角,光线曲折地投射上去,变成含混着颗粒的浅粉色。

  鑫叔佝偻着腰走到他身旁:“少爷,咱们这电版的确还达不到新一版美金的要求。”

  吴复生眼角眉梢仍旧是扬着的,他手上捏着一副古旧的画,上面的恶魔和骑士在繁复的线条里闪烁着诡谲的眼神。

  他朝着门口扬了扬雪茄,起身拿起大衣。

  “鑫叔,我出去一下。”


  鑫叔弯着腰,看到桌上的图画皱了皱眉。

  “我赌这个是真的!!”

  男人把枪摔在桌上,一卷美金扔在众人面前,没人理他,各人只是抱胸挑着眉看他。

  桌上的画在灯光下透着古老的颜色,边角更是有些破损,骑士在马上威风凛凛,身边的恶魔大半面容尽在黑暗里。

  华女蹲下来,趴在画旁边仔细观察,“这材质跟历史上记录几乎一样……但我还是相信它是假的。”

  hobby把枪拿起来,拨弄了一下,用枪托撞了撞不服气的男人,“四仔,你还不懂少爷的性子吗?他怎么会买真的画回来。”
  

鑫叔在旁边坐着,笑着摇摇头,手上灵活地翻弄着细小的机括器件。

  被嘲笑的男人忿忿地喝了一口酒,指着画不解道:“可我还是没看出它有什么问题?”

  众人听到这话,神色也严肃起来。

  他们都只是按着少爷的性子来猜,但从画本身来说,的确没有任何问题。

  就在这时,门嘎一声开了。

  鑫叔放下手上的小零件,看向门外,众人也纷纷起身,“少爷。”

  吴复生的肩上占了深浅不一的水迹,但脸上仍旧是微笑,那些皱纹却显得更加情真意切。

  他身后跟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高瘦匀称的身材生生被厚重的方框眼睛压成委委屈屈委委屈屈的一小块。 

  “大家在玩什么?继续啊!”

  他轻巧地走进来,随手脱下了身上的大衣,华女正要走过去接过,吴复生却手一扬扔在了李问身上。李问条件反射地一瑟缩,衣服摔在了他脸上,砸歪了眼镜。

他连忙抱好衣服,扶好眼镜,抬头看了吴复生一眼,却发现吴复生也正在看他,眼神玩味。画家拿过华女递来的冰水,扬起脖颈喝了,他的眼神很好,远远地看见鑫叔他们正在赌画,眼睛一眯:

“阿问,去玩玩。”

李问下意识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过去,看见桌上的画,神色突然恍惚。众人见他过来,都抬头齐刷刷看着吴复生。他们的老板不出意料地走近,挂着平常的笑容,正常地... ...

用杯子碰了碰李问的脸。

“阿问,想赌吗?”

李问没有看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幅画。

吴复生倒也没怎么气恼,李问虽然没有理他,可他这对于复制的天赋和专注就足够抵消他那些莫名的烦躁。

他低下头鼻尖危险地擦着李问的耳朵尖。他轻声说:“你不赌,我替你赌。”

吴复生的手里放着一沓美金,他将钱放进李问手里,手心相对十指相扣。李问一下子惊醒了,他脸上一红,眼神慌乱。他挣扎着,风衣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要弯腰去捡,吴复生扣住他的另一只手压在后腰上,微微用力。他的身体被强行挺直了,脊背上的感官隔着几层布料仍旧感受到身后男人的微小动作。

李问不太懂,他刚要张嘴,身后的吴复生就握着他的手把钱拍在了桌上:“赌了,五千。阿问,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吴复生的声音是那种温温柔柔的醇厚,像当时他提起的——一瓶上好的红酒。李问说啤酒和自己更配,其实是他没有直说,他也喜欢红酒,但它太醇香,太醉人。

就像他现在,已经有些晕了。

“你明明知道这画——”

“阿问,我怎么知道?”吴复生离他太近了,李问身体都在颤抖。画家的眼睛里是莫名的戏谑,就像在戏弄宠物,他终于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这样近的距离,画家的枪会轻易地穿透他的心脏。

李问的眼神不自然地移向桌上的画,他咽了咽口水,脑中有个叛逆的想法疯狂地冒出来,而他来不及去掐灭它——

“这画是真的。”

李问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声音如此坚定。吴复生微微惊诧,手上的力道松了点,李问一下子挣脱出来站远了些。

画家的眼神挂在他身上,分明在说什么。李问很清楚。

“你明知道,我说是真就是真。”

“可它是假的。”

吴复生笑了。

没错,画是假的。可是它假得这么真,除了作者,谁也看不出来的真。吴复生想了想,不过是钱,是假是真都说不清,可李问是真的,这倒是铁板钉钉。

他清了清嗓子:

“画是假的。阿问... ...”他靠近李问,又拿起桌上的杯子,杯底在李问的鼻尖碰了碰。

“看来我还要好好练练你。”

    *不定期更新